欢迎来到公海赌710156


关于积极老龄化的思考 来源:欢迎来到公海赌710156理论研究与宣传中心 作者:万军 时间:2021年03月09日 15:40

内容提要】本文面向一个重大社会议题——如何应对人口老龄化,阐释了积极老龄观的内涵,从新时代的老年教育和新时代的养老模式两个层面,探讨了老年人的精神保健和身体保健问题,并提出若干政策建议。

关键词  人口老龄化  老年教育  养老资源

 

    当前,关于人口老龄化的讨论方兴未艾。人口老龄化是社会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世界性的发展趋势。我们应构建更加积极的“老龄观”,以此为核心,积极治理而非消极应对人口老龄化。

    一、重大社会议题

   人口老龄化是我国新时代的基本国情,这一国情在本世纪的我国已成不可逆转的趋势,其明显特征是:

    1、老年人口数量之多列世界第一

2018年年底,我国老年人口已达2.49亿人,占我国总人口17.9%,占世界老年人口的22%。预计在2020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将会突破2.6亿人,占比17.17%;预计到2050年将达到4.8亿,占比将达35%左右。

2、老龄化速度之快列世界第一

根据联合国公布的人口数据,1990 - 2010年世界各国老龄人口平均增长速度为2.5%,中国为3.3%。发达国家老龄化进程长达几十年到100多年,比如法国用时115年,瑞士85年,英国80年,美国60年,德国40年,日本24年,我国仅用了18年(1981 - 1999);

3、老龄化、高龄化、空巢化同时发生

西方国家是先老龄化,逐步高龄化(65周岁以上的老人占总人口的比例超过7%,即为高龄化)。我国人口老龄化快速发展,“三化”同时发生、同时叠加,给我们应对人口老龄化增加了难度;

    4、未富先老与未备先老

西方国家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均GDP通常在1万美元以上,而我国人均GDP刚刚超过4000美元就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因此,我国在人口问题上面临的是“未富先老”与“未备先老”,中国“现收现付”的养老金制度充分暴露出这一最大耆老难题。

2019410日,《中国养老基金精算报告2019 - 2050》发布。中国社科院预测,到2035年,养老保险基金结余将耗尽。2019年,平均2个多缴费者赡养1个离退休者,到2050年,几乎是1个缴费者赡养1个离退休者。

以上这些特点表明,我国在实现两个百年梦想的奋进中,是背负着人口老龄化的巨大包袱前行的。

面对人口老龄化这一全世界共同的不可逆转的大趋势,世界各国均以积极老龄化作为制定老年政策的方向和目标。

    2002年第二次世界老龄大会上,“积极老龄化”被写入到联合国 《政治宣言》中,强调各国的老年政策都要以“积极老龄化”为方向和目标。

    同年,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研究报告——《积极老龄化:一个政策框架》,该研究报告给“积极老龄化”下的定义是:“为了提高老年人的生活质量,全社会行动起来,使老年人保持健康、参与社会和获得保障的机会尽可能最大化的过程。”

“积极老龄化”是肯定老年人的社会价值,努力创造条件让老年人回归社会的过程。在这里,“回归”不仅仅是体力活动和劳动,更包括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和公益事务在内的各个社会实践领域,使之充分发挥其技能、经验和智慧,从而使老龄化对社会经济的压力转化为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动力。在这一过程中人口红利将向老龄人口红利转变。传统概念中的人口红利是年轻人以创新、创造、产出为主的红利模式,而老龄人口红利则是以内需、投资、消费、传承为主的红利模式,这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中占其二,势必成为未来我国经济新的增长点。

2018年年初,全国老龄办、中组部、中宣部等14个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的通知》,成为我国今后一段时间“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工作的指导性文件。本文件的下发,标志着我国将积极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工作纳入到国家层面的统筹规划中来,拉开“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工作的序幕。

积极老龄化的到来导致人类老龄观的两大变革,从而孕育出积极老龄观。

所谓两大变革,一是从阶段论维度来说的:人口老龄化是社会的重大成就,老年型社会象征着人类社会的成熟;二是从价值论维度来说的:老年人口是社会的宝贵财富,是社会经济发展的资源,老年人的经验、智慧和创造力仍旧是建设未来美好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

积极老龄观是针对个人、家庭成员、社会和国家四个层面而言的:一是从个人层面来看,老年人要以积极乐观的心态享有充实的生活;二是从家庭层面来看,家庭成员要积极帮助老人尽可能长期地不依赖他人,延长其健康期和自立期;三是从社会层面而言,社会各界要主动、积极地提供“六老”服务(即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学、老有所为、老有所乐、老有所享);四是从国家层面而言,各级政府要为老年人参与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生活提供政策和制度保障。

积极老龄观已成为构建党委领导、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全民行动的“人口老龄化”国情教育工作大格局的指导思想和基本理念。

二、新时代的老年教育——均等化发展

国务院《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2020年)》指出:“老年教育是我国教育事业和老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老年教育,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实现教育现代化、建设学习型社会的重要举措,是满足老年人多样化学习需求、提升老年人生活品质、促进社会和谐的必然要求。”

    这段话清楚地揭示了老年教育的属性,即老年教育既是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又是老龄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两种事业的叠加。

身处新时代的发展大潮,老年人的学习需求更为多元,学习欲望更加强烈,现有的老年大学教育内容已难以满足老年人对更多文化样式和更高文化档次的追求。

新时代的老年教育应满足老年学员的三种需要:

一是缺失性需要。即文体娱乐活动,是多数老年人所表现的一种强体健身、娱乐身心的追求或偏好。教育机构通常由实际调查了解掌握这种需要。

二是成长性需要。即知识积累和人生境界提升,这种需要通常由专业人士设定课程。如美国老年大学的课程遵循学员的“本质性需要”设置,偏重于进取性引导性课程,如哲学、历史、文学、艺术、国际关系、人物传记等课程。

三是工具性需要。即掌握某种技能,如计算机和手机的运用。

面对这样的新形势与新挑战,我们必须加大老年大学的学科建设力度,尽快越过老年大学的发展瓶颈,加快老年大学的转型升级,以及时满足不断上涨的老年教育需求。

我国老年教育当前存在的主要问题是——老年教育均等化不足。

我国作为世界上老龄人口最多的国家,各级政府一直高度重视老龄问题,大力发展老年教育事业,三十多年来,全国老年教育事业取得了快速发展,老年教育起步伊始就是“国家行动”。

但由此带来的问题是,行政层级化色彩和区隔化色彩突出,覆盖面小且不均衡,头重脚轻现象严重,发展总量不足。据各地调查,老年人中有学习要求的达到1820%,而现在我们只满足了5%的人的需要,差距很大。

我国是一个地域广阔、发展极不平衡的国家,老年人口的分布情况、经济状况、受教育程度等十分悬殊,特别是城乡之间矛盾突出,这成为制约我国发展老年教育的重大阻碍和难题。

据最新人口普查数据,我国农村老年人口为8557万人,占全国老年人口的65.82%,农村老龄化水平高于城镇1.24个百分点。在这样的老龄化形势下,农村老年教育是必然要发展起来的。

1987年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第一所农村老年学校诞生以来,经过近三十年的探索与实践,在一部分地区形成了多层次、多类型、多形式的农村老年教育网络,但发展不平衡和办起来难以巩固始终是困扰农村老年教育全局的两大问题,其中的症结在于农村老年教育投入不落实。由于行政和财政体制原因,客观上镇级、村级没有或缺乏相应的财政资金。目前许多村级老年学校校舍条件太差,桌椅板凳破旧,有的甚至无窗户、无玻璃,冬天北风呼啸,夏天蚊虫叮咬,学习环境差,严重影响了老年人上学的积极性。

新时代发展老年教育,在集中型城市化发展战略和乡村振兴战略的大背景下,通过官民合作、扶持社会化力量办学等手段,积极推进老年教育事业的均等化发展,是今后的努力方向。

三、新时代的养老模式——共学养老

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面临未富先老、未备先老的基本国情,从公共服务角度,提高我国养老服务水平是当务之急。

由于传统因素,毫无疑问,我国要优先鼓励有条件的老人在家里安度晚年,以居家养老为主;其次是日间照料,结合居家养老的模式,社区工作人员上门照料或者日间社区统一照料晚上回家居住;机构养老是中国养老的托底办法。

为了老年人的身体保健,要做到医养结合。养老服务是一项专业、系统工程,要坚持合力共建、链接资源,以“政府+社会”、“内资+外资”的方式推进医养结合。构建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补充、医养相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更好满足老年人养老服务需求。

为了老年人的精神保健,要做到共学养老,笔者在此着重谈一下这个问题。

201610月,国务院颁发的《老年教育发展规划(2016 - 2020年)》提出:“探索‘养、医、体、文’等场所与老年人学习场所的结合,推出一批创新老年教育办学模式的典型。各省(区、市)选取若干个养老服务机构,开展养教结合试点,以提高老年人的生命和生活质量为目的,进一步实现老有所教、老有所学、老有所医、老有所为、老有所乐,开创老龄工作新局面。”

从我国的国情出发,兴办基层老年学校和社区(居家)养老机构,研究老年大学与养老机构的合作机制,是扩大老年教育普及率和养老供给的最佳选择。

将老年教育和养老机构的增量重点放在基层,形成以基层为导向的老年教育和养老供给结构,优化布局,方便就近学习和养老活动。因此,老年大学与养老机构的合作模式应以社区搭建构架建立平台。在街道建立“一个中心,三个平台”,即“老年活动中心”和“共同管理、共学养老、共享资源”三个平台。在社区设立老年学校,这是共学养老的基本载体,推行学养结合的三级办学模式(市区有大学、社区有分校、小区有共学养老服务站)。

老年学校教学是手段,健康养老才是目的。老年学校和养老机构共享教学课程与教学资源,注意课程设置同养老的实用性与专业性的结合,开设文化艺术养生保健、医疗护理、家政服务、信息技术、旅游知识、园艺花卉、传统工艺等老年教育课程,培养老年人健康养老理念,提高生活品质,实现人生价值。

我们要整合利用社区居家养老资源,在各类社区居家养老场所内,开展形式多样的老年教育。在老年养护院、社区福利院、敬老院等养老服务机构中设立固定的学习场所,通过开设课程、举办讲座、展示学习成果等形式,推进养教一体化。

要紧扣重大节点开展活动。老年大学与养老机构合作共事,以老年群体健康的需求为导向,开展内容丰富、形式多样、健康向上、老年人参与度高的文化活动,充分展现老年群体健康向上的精神面貌,进而影响社会风气,对社区文化养老持续发挥凝聚力和影响力,这是一般养老机构单方面即或想做也难以做好的。所以要充分利用各种资源,由老年活动中心统筹加强组织管理,实现资源共享和协调发展,最大限度地满足老年群体健康养老的需求。

要整合利用现有的社区教育机构、职教中心、电大工作站、文化技术学校等教育资源,以及群众艺术馆、文化馆站、体育场馆、全民健身活动中心、社区文化活动中心(文化活动室)、医疗卫生院站、老年科协、老年健康协会等机构资源,加强合作,推动教、养、医一体化发展。

各级政府应出台具体扶持措施,对老年活动中心以及办老年学校、养老机构的用地、用房等难题,通过奖补措施或转移支付方式,鼓励街道(社区)加大公建民营资源供给。一些国有企事业单位可以进一步盘活资源,腾退闲置空间引入老年教育和养老服务机构,为老年活动中心的建设提供条件。

 


学校地址: 厦门市思明区斗西路211号 邮政编码:361003 网站域名 xmlndx.cn
备案号:闽ICP备13018735号-1 联系电话:0592-2039030
网站地图